最新影集

主页 > 最新影集 >

物流包装升级和减量化应该体现在创新的细节上

    社交这个老本行也许还是他首要选择的方向。就在不久之前,映客的团队内部才做了一个新的社交应用“怼怼”。这是一款熟人匿名社交应用,打开App,用户绑定第三方社交软件账号,即可发送“作死求怼”分享,坐等好友来匿名“怼自己”。
 
    另外,他还认为,尚处于萌芽阶段的视频社交,在未来一两年内会越发占据主流,进入大规模的普及状态,“颠覆一定是通过视频可见,是从00后的人群开始切入,这里才存在颠覆社交大规模的点。”
 
    但这显然不会是奉佑生的创业终点。他已经将目光投到了下一代社交产品可能的方向之中。8月29日,在青松基金成立五周年的庆典上,奉佑生就分享了自己对于下一代社交产品的一些观点。
 
    “一般的产品,生命周期在5年后就会有点老化和过时。”奉佑生认为,在这个基础上,社交产品之间存在着鄙视链;即便是微信这样的全民应用,“00后”的用户也不一定对其死心塌地,在他们的心中,这也许已经是上一代的产品了。
 
    因此,奉佑生表示,下一代社交产品的出现会有几个特点:第一,边缘颠覆中心,产品的发迹会从边缘人群开始;第二,设备终端的变化。
 
    “在未来五年内,移动终端可能还变化不了;原来我寄希望于穿戴设备,现在看来它们应该还不成熟,就看苹果之后发布的AR会对所有的产品创新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,”奉佑生说。在映客于今年6月被宣亚国际收购之后,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似乎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,来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计划。
 
    新社交工具必须摆脱腾讯的影响
 
    在社交领域,腾讯必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,即便是下一代社交工具亦是如此。奉佑生也谈到了新一代社交工具怎么避免腾讯影响这个话题。
 
    “腾讯是一个巨大的流量和社交黑洞,我们做产品,用户第三句话问你微信多少、QQ多少。这是让所有创业者最崩溃的,因为你干来干去给腾讯在打工。”奉佑生这一番话,已经给接下来社交工具的创业者定了性:绕过腾讯,不然只会是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为此,他认为新的社交工具落脚点必须从陌生人圈层开始,必须把10到20个左右的熟人关系链条稳固在这个产品,而不是需要接入微信和QQ;这种产品才能看到巨大的平台性的机会。
 
    这也是奉佑生最近正在思考的一个方向。“泛陌生人必须从场景或者某一个娱乐方式出发。我们思考的是有没有更普及的娱乐方式,从95后人群培养视频娱乐和社交的习惯出发,探索这样一条新的路径。”也许他所做的新一款产品,会更好地体现这个方向。
 
    如何保证社交产品留存度?
 
    留存率的提升是社交应用价值的一个重要体现。作为以用户为核心的一类应用,用户留存率低,基本上判定了一款社交产品的死刑。对此,奉佑生也有自己的看法。
 
    “现实和虚拟线上越来越趋向于融合,打开即现实也就是打开即虚拟,才能让场景真正发生变化,才有利于留存率变高。”至于映客本身,奉佑生认为,它本质是一个内容产品,在参与度方面,永远只有5%的用户在上面表演,95%是观众。
 
    即便是把眼光放到视频娱乐这个大类上,奉佑生表示,这类产品也依然未能确保百分百的参与。他说,娱乐背后的本质打发的是无聊,无聊的本质背后是孤独,每个人每天至少有2-3小时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,因此需要不同的产品和不同的迭代来解决这些诉求。
 
    “真正平等性的社交关系需要100%的参与,映客还谈不上真正的社交关系网,真正平等的是每个人表演参与,”他认为。
 
    如何评价陌陌新版本?
 
    今年7月,陌陌8.0版本上线,这一版本也迎来了陌陌的大改版。这一版本不仅颠覆了原有的陌生人社交模式,还加入了快聊、派对、狼人杀等多种娱乐化元素。从一系列变化来看,在熟人社交基本被腾讯占据后,陌陌想做的就是分得剩余的其他社交场景。
 
    这种大规模的变动也为业内人士所关注,包括奉佑生在内。在发言中,他也提到了对于这一个新版本的看法。
 
    “陌陌在不断洗白原来的标签,想把所有视频化社交产品都融进去,为陌生人创造不同社交的点,试图抓住每一个功能点中5%的用户,”他如是总结新版本陌陌的产品逻辑。不过,他并不认同这种产品逻辑。
 
    “陌陌本身的逻辑没错,但这种做法一定是错误的。这个东西没法再改变大家对陌陌的固有印象。视频聊天究竟应该用谁,理论上有第一品类。大的公司很难自己颠覆自己的产品,因为原有的产品总有很多包袱永远甩不掉,试图用一个新的点,只能是打补丁越来越多。这也给小的创业团队留下了机会。”奉佑生表示。